免费软件下载网站黄

江月白感觉气氛有点不对,问道:“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陆平安摇了摇头,道:“和你没关系,不必在意。”

在陆平安看来,以淳于飞琼的性格,自然不会因为江月白的事而生气或吃醋,否则的话,她当初就不会陪着陆平安来雪原出生入死了。

但也许是因为听了公孙莺的话,使得淳于飞琼心里产生了某些想法,让她需要独自冷静一下,重新去审视两人之间的关系。

其实,陆平安也想要好好考虑一下此事,可既然江月白来了,他便暂时没有多想。

江月白在陆平安身旁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又问道:“你和淳于师姐,是什么关系?”

她们两人都是稷下学院的学子,而淳于飞琼从小就入了院,因此江月白当然是称呼其为师姐。

陆平安愣了下,说道:“很好很好的朋友关系。”

江月白道:“难道不是……道侣?”

陆平安道:“暂时还不是。”

江月白道:“那也就是说,以后可能会是?看来你还是喜欢淳于师姐的嘛,而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淳于师姐对你,应该也是一样的。”

陆平安苦笑道:“你这才醒来没多久,就已经看出这些事来了?”

镜头中的红裙少女气质飘然

江月白道:“这种事,是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的,所以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陆平安摇了摇头,道:“暂时还没想好,但你过来找我,应该不是专门来问这个的吧?”

江月白道:“当然不是,就是随口一问而已,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可不想掺和进去。”

陆平安道:“那你是来找我叙旧的吗?”

江月白道:“也不算,你我虽是生死之交,但接触时间并不算很长,就那么点事,没什么好叙的。”

陆平安笑了笑,道:“这样说倒也没错,那你来找我,到底想要聊些什么?”

江月白道:“你为什么要来雪原找我?”

陆平安一愣,道:“你怎么知道,我来雪原是为了找你?”

江月白道:“之前在地牢里的时候,我听淳于师姐说的,难道不是吗?”

陆平安道:“算是吧,起码有一部分是因为你,不过,既然她都和你说了,为什么没告诉你原因?”

江月白道:“她让我来问你,说是应该由你来告诉我。”

陆平安心想也对,毕竟燕老八和江月白她师父的那些事,淳于飞琼并不是十分了解,还是由他亲自来说比较合适。

“其实,是因为我师父和你师父之间……关系不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单。”

江月白秀眉微皱,不解地问道:“关系不简单?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师父认识我师父?”

陆平安点了点头,道:“这事就说来话长了。”

江月白道:“没关系,现在我有的是时间。”

“我想也是,那么这件事,就要从两百多年前说起了……”

而后,陆平安便将燕老八和妙衣门最小的那位仙姑之间的恩怨情仇,娓娓道来。

其中还包括,后来燕老八在通宁城杀死了鲲鹏道宗少宗主的事。

听完后,江月白沉默了很久,说道:“没想到,我师父居然还有这么一段痛苦悲伤的过往。”

每当想起那些事,陆平安都会为燕老八而深感遗憾,此时也感慨道:“可惜的是,当我师父去找你师父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

江月白道:“嗯,这的确挺可惜的,但我想就算你师父愿意原谅我师父,她也不会原谅自己的。不过,我师父走的时候,还算平静安详,没有什么痛苦。”

陆平安深吸了口气,道:“那都是上一辈的陈年往事了,我们作为后辈,也没什么可说的,而我告诉你这些,主要是为了回答你的问题,以我们这样的关系,我来雪原找你,也算是合情合理了吧?”

江月白看着陆平安,一脸真诚地道:“谢谢。除了要谢谢你来救我之外,还要谢谢你告诉我那些事,让我对我师父,有了更深的了解。”

陆平安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江月白道:“但话说回来,我们大概有两年时间没见了吧?”

陆平安想了下,道:“差不多吧。”

江月白道:“可是就在这短短两年时间里,你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甚至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想当年,你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青涩少年,实力境界在沧梧国的少年之中,还算不错,但也不是很强。可现在,你变成熟稳重了,还有点领袖风范,最重要的是,你这修为境界的提升速度,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两年多以前,陆平安和江月白分开的时候,他才刚突破到真武境,而如今却已然是超凡境强者。

这种修炼速度,放在天元大陆的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逆天存在了。

别人不了解也就罢了,但江月白当年曾经和陆平安并肩作战过,今天得知这个事实,就难免会感到不可思议。

听到江月白这么一说,陆平安就不由想起了很多事,而后叹了口气,道:“两年时间,的确不算很长,但真要说起来,我也经历过不少事情了,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容易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江月白道:“不如……你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听?”

陆平安道:“只要你愿意听,我倒不介意告诉你。”

江月白道:“当然愿意听,我被冰冻休眠了一年多时间,几乎都是在噩梦中度过的,现在就想知道一些外面发生的有趣的事情。”

陆平安皱起眉头,问道:“噩梦?”

江月白道:“没错,雪甲军就是利用那些恐怖的梦境,来摧残我们的意志力,好让我们死心塌地地加入雪甲军。”

陆平安道:“原来如此,我之前还觉得这有点奇怪呢,就算要关押你们,又何必搞得这么麻烦?又是冰块冻结,又是毒药和术法什么的……原来最根本的目的,还是想要让你们加入雪甲军。那这么说来,你们这二十多个人,能够坚持到现在,可真是饱受折磨了啊。”

江月白脸色凝重地说道:“岂止是饱受折磨,简直是生不如死,在那些噩梦里,就连想自杀都做不到。”

在此之前,陆平安还有另一个疑惑。

那就是以雪甲军那种蛮横霸道的行事作风,但凡在雪原上碰到修士,都会强行抓起来,按理而言,应该会抓到很多人关押起来才对,可为什么那地牢之中,只有二十多个人?

如今得知此事,陆平安便算是明白了,能够在那种噩梦折磨之中撑下来的,终究是极少数人,估计其他人要么是精神崩溃死了,要么就是坚持不住,被迫成为了雪甲军。

而像公孙莺的好友满山晴,当年肯定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再加上她遭受了背叛等因素,便导致她变成了一个对雪王忠心耿耿的雪甲军。

陆平安说道:“这一年多以来,你真是受苦了。但你们始终是为了调查兽潮,才会遭遇这种事的,等回到东大陆以后,我相信你们会得到嘉奖和补偿的,虽然那并不能真正弥补什么,可起码要让你们知道,你们的那些苦,不是白受的。”

江月白自嘲地笑了下,道:“你就不用安慰我了,我们就是实力太弱,也没有调查出什么重要情报来,就像之前姜长老所说的那样,我们被抓了,还要等着你们来救,真是丢人啊。”

陆平安道:“不,如果没有你们,东大陆的那些门宗和国家高层们,根本就不会重视兽潮这件事,也不会有后来的雪原之行,那么就有可能会导致,东西大陆都将面临雪王和雪甲军的危害,所以,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不要妄自菲薄!”

听闻此言,江月白娇躯微微一颤,有些动容地看了陆平安许久后,说道:“谢谢,谢谢你觉得我们所做的事,都是有意义的。”

(本章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