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在线观看污入口

两个年轻女子一前一后,左顾右盼,望着远近内外的朵朵浮峰,神采各异。

前方那位女子,一身金丹境界的修为,身着一身素袍,仪态较为端庄得体,似乎目中所见的烨烨盛景,于她而言并不见得如何夺目。

而身后那位身着绿裙的女子,却东张西望,眸中时时刻刻透出好奇之意。

这两名女子,乃是来自孔雀一族的孔凌,以及那位芎薇一族女子。

经历了归无咎返宗时的遇刺之事后,这一回孔雀一族却是派了一支队伍,护送孔凌二人直至建章门。

孔凌并不知晓的是,她主动向本族族主提出投入归无咎门下,虽然打乱了族中原先对她的布置,但她的几道理由一经提出,立刻填到了族主孔吾的心坎里,对她的重视程度有增无减。到了今日,孔凌已经是孔吾所谋局面之中,位分极重的一子,甚至要超过族中许多妖王。

孔吾未尝没有派遣族人,自卑身份充在归无咎身畔的打算。但是他仔细盘算过后,却觉得不易实施,难以寻到合适的人选。

因为纵然有孔雀一族圣祖“言听计从”四字为准信,若是将本族排名前列的嫡传血脉送了过去聊作仆役,到底有几分不妥。但若所派遣之人分量不够、潜力不足,又显现不出自家诚意。而孔凌资质绝佳,又一直声名不显,却是一个预料之外的绝佳棋子。

进入“开元界”之后,孔凌面上虽然平淡,但是却在时时刻刻品评着开元界中的景物气象。

在动身之前,对于隐宗的规制,她也是做过许多功课的。

甫一进入开元界,此界之中诸峰连结、浮空荡漾的气象虽然不俗,但是与孔雀一族九大巨城八十一处大界相较,却又颇不足道了。

可是又往内间飞遁了一阵,待见到内层天玄上真居所的山峦,仔细一数,孔凌却不由得面色微变。孔雀一族的妖王境存在,和隐宗的天玄上真数量相比,明显处于下风。

清纯美女拍摄沿途风景

待看到一界正中,悬空光柱之上那一点湖泊,那传说中人劫道尊的驻跸之所,更令她感到一丝敬畏。孔雀族中,尚无这样的人物坐镇。

孔雀一族因为历劫长存的缘故,在底蕴之厚、手段之深上,自然远远胜过人道宗门。但是论及最根本的上境修士数量,却处于下风。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因为隐宗之盟,也不是归无咎的真正根脚。大世界中,能够与孔雀一族、隐宗之盟相抗衡的大势力,至少也有十余、二十处。而那号称隐匿于暗处,能够与整个修道界相抗衡的九大宗门,又是怎样的存在?

正胡思乱想时,二人一前一后,已经来到光柱外围。只见光柱之内,除却最底下的四峰连结外,另有三峰依次纵列,仿佛塔楼,最高的一座,较之外围天玄上真洞府也要高出百余里,俨然一界之正中。

孔凌二人入界之时,建章门并未派引路之人,只言归无咎洞府在“界中”处。可是一连三座洞府纵列成串,二女却不由地稍有迟疑了。

思忖了一阵,孔凌还是拿定主意,牵着芎薇族女子的手,往那最高处的洞府之中遁来。

果然,在二人靠近光柱十余丈时,当中分出一条通道,遥遥通向洞府之内。

孔凌见猜测无误,眉间泛出喜意。

正门相通,归无咎早在其中相迎。

孔凌与那芎薇一族女子上前拜见。

黄采薇在一旁见到同族,早已喜不自胜,只是须得等候归无咎吩咐,不敢擅动而已。

归无咎对着那芎薇一族女子道:“你也当有个姓名。你的同族姊妹姓黄,名采薇;你便与她同姓,名为雨薇罢。”

“黄雨薇”得了姓名,连忙谢过,怯怯的退在一旁。

归无咎又指了指孔凌,告知姓名之后,对着黄希音道:“以后称她为姑姑便是。”

黄希音睁着大眼睛打量了一阵,只轻轻“哦”了一声。

孔凌对这小娃也有几分惊奇,尤其仔细观察,才发觉她身为人修,按理说尚未到入道的年纪,却已经是筑基境界的修为,心中更是惊讶。听黄采薇主动上前耳语两句,才知晓这是归无咎的徒弟,更觉不可思议,便冲着黄希音和悦一笑。

归无咎见黄采薇、黄雨薇似乎有许多话说,也不愿将二人拘在这里,只吩咐道:“采薇你遇见同族姐妹,必有许多话要说。你且将护府大阵的阵诀交于孔凌。以后洞府门户,尽皆交由孔凌保管。你先退下,且好好招待你的同族姊妹。”

黄采薇见归无咎体贴,连忙欢喜应下。

府中来了两个新人,黄希音原本也并不如何热心。归无咎教她称呼孔凌为姑姑,她也只懒懒散散的应下了。

此时听到归无咎对黄希音的吩咐,眼珠一转,似是来了精神,连忙一口气奔跑到孔凌近前,似乎丝毫也不认生,甜甜地叫了一声:“孔凌姑姑。”

孔凌见这小娃突地与自己亲热,心中也是欢喜,连忙一张臂,将她抱了起来,轻轻转了个圈。

归无咎哪里还不知道她的心思,当即喝道:“上回轻饶了你,可莫要心存侥幸。若是再犯,仔细皮肉。”

又对孔凌言道:“不得我允准,不可随意放她出门。若是她出言套取出入洞府的阵符,无论是否得手,亦不必禀告于我,先打二十板子。若是包庇,你与她同罪。”

黄希音小脸上尽是沮丧,此时她背对着归无咎做了个鬼脸,小嘴嘟囔一阵,不知道说些什么。

孔凌亦是心思细腻之人,看出来归无咎对于黄希音的宠爱之意,只是笑着应下,道:“谨遵兄长之命。”

……

忽忽间已是半年时间过去。

这一段时间,归无咎与孔凌渐次施展了孔吾族长所赠的那能使心意相通的法门,到了完功之时,果然感到自己多了一个可以完全信赖的得力帮手。这种感觉,自荒海独孤信陵辅佐自己以后,已经很久没有存在过。

同时,二人维系紧密关系的法门,又较控制神魂的一类禁制秘法宽松了许多,那等过于刻薄的法子,实是不宜用在未来的妖王身上。

这一日,小铁匠忽地不声不响的钻了出来。

见小铁匠欢悦昂扬的神态,归无咎笑道:“璇玑真人大约是对‘反吞双子珠’的炼制,有了十足把握。”

因为此宝的炼制材料“二相四序珠”仅有一枚的缘故,归无咎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嘱咐小铁匠将孔节妖王所赠的炼制秘诀熟读参详,待到了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时,再放着手炼制。

小铁匠道:“你放心。无论所需时间长短,总之在你成就元婴境界之时,这枚宝珠定然已是炼制成功了。”

归无咎见小铁匠竟然猜出自己心意,不由得微微一笑。

再得了“逆宇玄石”之后,归无咎已经有了一个设想——在和阮文琴的比斗开始之时,自己同样晋阶元婴境界。

在得了“清妙玄露”之后,归无咎估摸着自己晋阶元婴境的时间,已经缩短到五六十年左右。

这两年参加孟冬田猎,他自家的修行也并未耽搁了;不但不曾耽搁,因为得了映月莲台的缘故,实际的功行进益,反而较先前快上那么一年半载。

如今再加上“逆宇玄石”所赋予的额外三十六年时间,等若自己在决战之前的实际修炼时间,其实已经相差无几。

加上已经过去的数年,现在归无咎入秘境修炼一年后,便相当于修炼了四十年时间。而出来之后尚有八年时间,不要忘了这八年时间,可是能够通过“映月莲台”再额产生一半的增益。前后总和,便是相当于五十二年苦功。

看上去虽然依旧较为紧迫,但是归无咎自觉已经可以冲上一冲!

唯有一条,进入“逆宇玄石”之后,若是不将一年时间尽数用尽,一旦提前出来,那么此物想要发挥效用,便得是百年之后。所以归无咎不得不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妥当,方能安心修行。

黄更何况,希音与自己刚刚分别将近二载,归无咎决意多陪伴她数日;而孔凌亦需要自己照拂呵护,这才迁延了九个月时间。

现在,时机已至。

归无咎将可能遇到的事情和孔凌详尽交代,最后又考察了一遍南门芊、北门云铮、云归海等人的课业,以及小铁匠对于炼制“反吞双子珠”的准备,确定一切都可以放心之后。终于,在洞府最深处布下三道禁阵,旋即将“逆宇玄石”布在此处,念动口诀之后,缓缓走了进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