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凑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差不多聊了一小会儿,景令璟点了东西就送了上来。

薛暖坐正身子,随意的吃了点后开口。

“对了,我顺带还让他们帮我和那些人做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伸手帮薛暖擦了擦不小心粘在嘴边的细碎,小心且温柔。

景令璟这时候想的是又有谁要被自家媳妇坑了。

然,薛暖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想用那三个要求去换几个人而已。”

“作为华夏的军人,有些事情不能去做,但是有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可以稍微的去做一做。”

她不能给华夏的军人抹黑,当然,一般人也不知道她的身份。

景令璟点头,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如果是他的话,估计也会这么做。

坐在边上,景令璟嘴角微微的上扬着,眼底闪烁的眸光宠溺非常。

田园风的清纯美女桃树林的唯美写真

每每单独在一块的时候,景令璟说话其实并不是很多,只是在该说话的时候会多说两句。

更多的时候,他其实更喜欢呆在薛暖的边上,安静的看着她发光。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现在的自己和薛暖一开始是时候认识的景令璟,已经产生了变化。

现在的他,更成熟了。

如果以前的努力是为了国家,那么现在,已然多了一个她,为了守护心中的那个她,景令璟几乎付出了曾经几倍的努力。

而这些,他从来没有对薛暖提起过。

过了小许,薛暖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景令璟才再次开口。

“刚刚我已经观察过了,伊凡诺尔派来跟踪的人并不多,只有一个,不过瞧着身手和洞察力都不错,我们接下来可能得小心一些。”

看来伊凡诺尔这段时间一直在这里守株待兔的,等着他们的到来。

之前没有派人跟踪他们,这对于他来讲,必定会成为最大的失误。

有些人,太过自信。

现在才派人来盯着白一,未免太晚了些。

薛暖点头,“我知道。”

“这两天我们和白一稍微的走的不要太近。”

他们登记了身份证都不是自己本人的,这一路,以他们的身手也没有感觉到有人在追踪,那么就代表,这人是今天才开始跟着白一的。

当然,他们还是需要注意一些监控上的东西,之前比较小心,接下来她们得更小心。

景令璟点头,“这点我相信白一不需要提醒也知道。”

毕竟他可是那个人亲自训练出来的。

就在这时,薛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薛暖看了一眼,下意识看向景令璟。

“白一。”

景令璟没有说话。

薛暖接通电话。

“喂。”

“暖。”白一的声音在薛暖的耳边响起。

“怎么了?”薛暖问他。

白一道:“我只是想问一句,的事情怎么样了?”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

“放心,我的手机没有被人监控。”他已经检查过了。

“嗯。”薛暖点头,“我的也没有。”一般人想要黑进她的手机,即使是她私人的,同样不容易。

“放心吧,我没有什么问题。”薛暖继续说着,“顺便可能还要告诉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白一下意识问。

薛暖:“我刚刚稍微的打听了一下,他们那里面今天拍卖的人并没有全部出来。”

“或许这个坑是真的也说不定。”

薛暖提醒着白一。

“听到了什么?”此时的白一站起身走到窗边,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薛暖放下手中的叉子,认真道。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有人告诉我说里面确实有两个长得挺漂亮的华夏人,我在想,这其中一个会不会就是想找的人。”

“只是他们在这里面没有自己的名字,其他的我也打听不到。”

听到这话,白一凝眸。

“其实我刚刚也在想这个问题。”薛暖这下倒是给了他确切的答案了。

“嗯。”薛暖点头。

之后跟他大致的讲了讲刚刚和景令璟讲过的话,便挂了电话。

薛暖拉着景令璟站起身,“走吧,我们上楼。”

没有说话,景令璟只是反握住薛暖的手,我们上的电梯口的方向走。

这时,薛暖突道,歪头看向景令璟,眸光璀璨,笑意盈盈。

“璟,刚吃了那么多东西,要不我们走着上去,就当消食!”

在外面也没有什么机会训练,那就爬楼梯吧。

也不是很高,就二十多楼而已。

听到这话,景令璟看了看薛暖,弧度上扬。

“好啊。”

“要比试吗?”

薛暖摇头,“比试就算了,我只是想稍微的散个步。”

真的,仅此而已。

说着,两人转身走向边上的消防安全楼梯。

二十几层的楼梯对于普通人来说走上去估计得喘死,腿软,发晕,但是对于薛暖和景令璟两人来讲,却是比较简单的事情。

当然,一下子走那么多的路,还是会有些微微的气急。

回到房间的时候两人都出了一身的汗。

坐到沙发上,薛暖揉了揉自己的小腿和后膝。

“一直往上走,还真是有那么点腿软。”

薛暖说的是实话。

景令璟笑看着她,“看样子最近的训练不是很够。”

薛暖叹息一声,“确实不是很够啊。”她最近好像有那么点偷懒,去办其他事情去了。

景令璟抬手揉了揉薛暖额角的发丝,笑笑,然后走到一边坐下。

面色突然有些调侃。

“既然媳妇这么累,接下来洗澡什么的,要不要为夫的来帮忙?”

说话间还挑了挑戏谑的厉眉,面上的表情看在薛暖的眼中是异常的——猥琐。

曾经高大上的景令景少将,现在已经彻底的消失无踪,再也找不到了。

薛暖表示。

“得,我还是自己洗吧。”让他洗,自己洗完澡不得更累。

听到这话,景令璟立马一脸伤心样,可怜兮兮的。

“媳妇儿居然嫌弃我,真是太伤人心了。”

说着伤心,面上却完全看不到一丝伤心的模样。

懒得理他,薛暖直接送了他一个大白眼。

真的是,就继续装吧。

她洗澡去了。

想着,已经稍微休息了一会的薛暖男站起身走到一边难出换洗的睡衣,然后走向了洗手间的方向,很顺手的将门给锁了。

景令璟当下叹气一声。

媳妇儿把自己当贼一样的防该怎么办?

在线等!

薛暖表示:凉拌。

只是出了一身汗,薛暖随便的冲了下澡便出来了,然后对着景令璟道。

“轮到了。”爬了二十几层楼梯,两人都出了一身的汗。

景令景扬了扬眉,顺手拿起边上的衣服,走向洗手间的方向,在走到薛暖边上的时候顿住脚步,突然的在薛暖的嘴角偷了个香,然后才快速的进入了洗手间。

不让自个儿一起洗澡,亲一个补偿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薛暖回头看了一眼完全没准备关的门,嘴角上扬,带着无奈。

不正经的时候,这家伙是真的很像个孩子。

没有多说什么,薛暖从箱子里拿出一本书,然后脱了鞋在床的一边坐下。

这是薛暖为自己无聊时候准备的,之前还没看完的古游记。

两个人的相处在很多时候更像是一对已经结婚的老夫老妻,透露着温馨和平和,可有些时候又新婚燕尔的让人羡艳,甜的令人发指。

景令璟洗完澡走出洗手间,便看到薛暖坐在那里安静的看着书。

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稍微的收拾了一下之后便在轩暖的边上坐下,顺手将人揽到了自己的怀抱,陪着她一起看书,偶尔的也说上几句。

今晚倒是没有继续折腾薛暖,看了半个多小时的书之后,两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薛暖在景令璟的怀里醒来,一睁开眼便见到了一张放大的俊脸,此时这张俊脸的主人正在对着自己笑的宠溺非常。

“醒了。”磁性好听的声音。

“嗯。”薛暖应了一声,嘴角微微的上扬着,即使才刚睁眼,眸底依旧没有丝毫的迷茫,有的只是清澈,还有精明。

“几点了?”小小的打个哈欠,薛暖问着。

“七点。”景令璟抬手让薛暖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说道。

“七点。”薛暖眸底闪烁点点讶异,“我睡这么久了吗!”

差不多有七个小时了。

薛暖笑了笑。

看样子是有些睡懒觉了。

按照薛暖他们的睡眠时间,基本一天只要睡个五六个小时就够了。

其他的时间不是训练就是吃饭,中午有时候可能会有个一个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

毕竟在很多时候休息好了,其实只是为了接下来更折腾的训练,要是休息不够,训练也只能大打折扣。

听着薛暖的话景令璟笑笑,“偶尔其实可以睡个懒觉的。”时间还很充裕,不着急。

薛暖点头,动了动身子准备坐起身,下一秒却又被突然压在了身下。

“媳妇,早安吻。”话音落,一记深吻便落了下来。

“我还没刷…”牙字还没有说出口,薄唇已经印了上来,素齿被撬开,直接便和薛暖开了个法式热吻。

薛暖表示。

这丫的什么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这个早上起床,口中有味这个问题。

薛暖心中是相当的无奈啊。

亲了很久很久,亲到薛暖都已经放弃回应了,某人才起了身。

薛暖明显的感觉到了某人身上某处的超大变化,不过他却没有再进一步,坐起身的同时,也将薛暖拉了起来。

“去洗脸吧。”景令璟道。

薛暖站起身,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微微向下。

景令璟眯起眼,“媳妇,要再看的话,我是不介意把给吃掉的。”

再看,他可就不忍了。

听到这话,薛暖赶紧的进了洗手间,刷牙洗脸。

景令璟则是低头看一眼自己的兄弟。

媳妇今天会比较忙,他就先不折腾她了。

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两人去吃了三楼的自助早餐,不过白一这一次已然没和他们一起。

这是他们前一晚商量好的。

吃完早餐,此时的时间差不多是八点左右,两人下楼,刚刚走到大厅中的时候,雷·里欧四人刚好从大门口的方向迎了过来,看到薛暖两人,脚下的步子走得更快。

“薛。”看到薛暖,雷·里欧永远都是一个开心的模样。

“来了。”薛暖冲着他们淡淡的笑了笑。

四人点头。

“我们先到边上坐一下吧。”因为距离那边开场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并不着急。

今天虽然算是已经开始比试,但是却还没有到重头戏。

重头戏应该在明天。

今天的小比试薛暖只是去瞧个小热闹,不一定会参与。

六人走到边上坐下。

屁股才刚落座,便只听到雷·里欧已经急不可耐的开了口。

“薛,赌城里的管事让我通知,说今天的比试不需要参加,只需要明天出场和今天胜利的几十个人比就好了。”

“我知道了。”薛暖点头。

倒是和她想的一样。

顿了顿,薛暖问:“昨天的事情怎么样了?”

薛暖说的是晚上交代给他们的那件事。

“我们昨天晚上已经和他们的那个管事谈过了。”

说话的人是贝朗。

“他怎么说?”薛暖扬眉。

雷·里欧:“他说可以接受,不过…”

“不过什么?”随口问着,薛暖的神色淡淡,对于这件事仿佛显得不是那么的在意,让人看不清她到底在乎些什么。

只听雷·里欧继续道:“他们的意思是表示可以接受,但是也有条件。”

薛暖没有说话,只是等着他继续道。

“他们的意思是要带走几个人可以,但是得有个限定人数。”

“他们是怕把他们那里全部的人都带走了。”

听到这话,薛暖笑笑,嘴角的弧度带着些许的淡淡,也仿佛带着一丝丝的讽刺。

“可以告诉他们,我没那么贪心。”她也没有觉得自己厉害的人将全部的人都带走。

听到薛暖的话,雷·里欧接口,“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不过他们还是限定了人数。”

他们当时可是费了好多的口水,可惜对方并没有将他的身份看在眼里。

“限定几个人?”薛暖问。

雷·里欧:“最多二十个。”

------题外话------

简单曾经是真的爬过二十几层的楼梯,那时候感觉还好,如果现在让我爬,估计得要我半条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