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聚合(破解版)

“慕煜行……”温静喃喃着,推开了他。

对上慕煜行的眼神,里面似是跳跃着火焰。

他在生气。

“怎么了……”温静移开视线。

“不要和其他男人走得太近。”慕煜行落下话,便是牵着她上车了。

温静懵了懵,她也没和其他男人走得很近……

难道是凌彧?

温静忽地想起自己刚才好像靠在他肩膀了……只是,那是意外……

“我哪有。”她嘀咕着。

“嗯。”慕煜行蹙着眉,霸道地把温静揽在怀里。

刚才他的人在病房外拍下了温静的照片,刚好是她靠在凌彧的肩上。

虽然后来温静推开了他,只是慕煜行心里,还是不爽!

秋天牛仔裤美女少女心满满纯情图片

“知道了?”温静看着慕煜行紧绷的脸色,直觉他就是在意凌彧。

慕煜行抿着薄唇,没有说话。

“明天我们回去南城,嗯?”转过脸的时候,他的情绪温和了些。

“工作结束了?”温静问。

她记得慕煜行说是要出差一周的,现在也就才过去了三天时间。

“差不多。”慕煜行灼灼地看着她。

其实没有结束,但他想把温静带回去南城。

“好。”温静点点头。

下一秒,下巴再次被慕煜行捏着,他的吻又铺天盖地地落下来了。

温静下意识地抱住慕煜行,靠在他怀里,只有这个怀抱才是最让她安心的。

翌日,温静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早就空了。

她有些失落,拿起手机,慕煜行给她留了信息,他早上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下午直接跟她在机会汇合。

温静回复完,看了看时间,打算再去看看凌瑶。

来到医院,凌彧正往门口出来,两人碰了个正面。

“温静。”他唤住她。

温静顿住脚步。

“我知道对于瑶瑶车祸的事情,很内疚,之前我的情绪太偏激了,我知道这件事跟没关系的。”此刻凌彧的态度好了不少。

妹妹的性格他多少了解,早年她爱慕煜行是真真爱到了偏执的状态,非他不可。

一旦遇上慕煜行,她所有的冷静几乎都不存在。

“我只是担心凌瑶。”温静淡淡道。

“嗯,医生说瑶瑶已经有清醒的迹象,不用担心,回去吧。”凌彧靠近了些。

温静抿着唇,其实是想去看看凌瑶的,但凌彧显然并不想她上去。

她没有坚持,既然知道了凌瑶的情况,便也没有再留下。

“要去哪里,我送。”凌彧绅士地问。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好。”温静笑笑。

一转过身,温静并没注意到面前有人经过,差点要撞上去的时候,凌彧堪堪扶住了她。

这一扯,温静就不可避免地跌进了他的怀里。

“有没有事?”凌彧担忧地问。

温静推开他,摇摇头,只是凌彧的手一直在紧张地抓着她。

她微微用了些力气挣开他。

“我没事。”

“嗯。”凌彧也察觉到自己太紧张了,缓缓地松开了手。

此时,不远处的马路对面,一辆黑色轿车停着,慕煜行的俊脸紧绷得厉害。

“慕总,时间快来不及了。”高谦并不平静的声音传来。

慕煜行紧绷着脸,半晌,转过了头,沉声道,“马上安排私人飞机。”

轿车很快疾驰而去。

温静回到酒店拿行李,这才看到手机的来电显示,慕煜行在一个小时前给她打了两通电话。

她回拨过去的时候,却显示不在服务区。

她立刻又拨通高谦的号码,也同样是这样。

难道他们在飞机上?

温静立刻赶过去机场,取了登机牌,过了安检进去候机室之后,终于是拨通了高谦的电话。

“温小姐,慕总现在在慕氏,并不太方便接电话。”高谦急匆匆地解释。

“我知道了,慕煜行是过去了慕氏?发生什么事了?”温静担忧地问。

能让慕煜行这么匆忙赶回去,必然是出了什么事。

高谦没有细说,“温小姐,是慕氏的事情,我现在也不太方便告诉。”

“我知道了,那慕煜行什么时候能回家?”温静追问。

“大概明天。”

挂了电话,温静看着时间,差不多该登机了。

这时,凌彧却是打来了电话,温静接起。

“温静,能过来医院一趟吗?瑶瑶醒过来了,她想见。”

“我要回去南城了。”温静皱了皱眉。

“凌瑶现在的情绪不太好,我怕她会伤害自己,温静,如果没有急事,我希望能过来。”凌彧的语气几乎是哀求了。

温静顿了顿,她的确也没什么急事,回去南城之后,慕煜行没有空的话,她暂时也不需要去实习,就只是需要完成倪教授的功课而已。

“好,我等会到。”

“温静,谢谢。”

一个小时后,温静来到医院。

凌彧站在走廊抽烟,温静走近,浓烈的烟草味让她有些不适。

“我先进去。”温静皱了皱眉。

凌彧颔首,看着温静的背影,剑眉渐渐地蹙起。

凌瑶正在打吊针,她刚刚醒来没多久,脸色依旧苍白得很。

见到温静,情绪倒是很平静。

“没想到还真的挺关心我的。”凌瑶的语气不冷不热。

“凌瑶,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我的朋友。”温静顿住脚步。

凌瑶虚弱地笑了笑,“但是我恨。”

“我知道,但是无论有没有,我和慕煜行都会在一起。”

闻言,凌瑶脸上的笑意更深,甚至笑出了声。

“真的是对自己很有自信,如果我不是曾经失忆了,我早就会跟慕煜行结婚,轮不到。”

温静抿着唇,对上凌瑶怨恨的目光,她微微握紧了掌心。

慕煜行不喜欢凌瑶,她一直都知道的。

但是,好像一开始慕煜行跟她结婚,也不是因为喜欢她。

只是因为,当时他需要慕太太。

想到这,温静皱了皱眉。

“我不知道为什么慕煜行当初会选择,但就算是现在,我也不会放弃他。”凌瑶信誓旦旦地道。

下一秒,她忽地掀开了被子,温静看到她的腿时,愣了愣。

“我瘫痪了,觉得慕煜行会不会负责?”凌瑶的笑容里带着几分不容易发现的苦涩。

温静已经惊住了,瘫痪?

那就意味着,凌瑶终身都要坐在轮椅上?

可她的医学生涯才刚刚开始,这样的变故,对于她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