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香蕉app一成版人

48小时内,已购买9o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修真界的历史有断层, 不过相比之下凡人界的历史断点更多。原本凡人界就是从修真界分离出来的……自然选择下的变异品,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非常留恋修真界,处处都还以修士的模板来生活。可是很显然, 没有灵力的他们、寿命有限的他们,根本支撑不起那样的生活。

被生活方式所拖垮的凡人最先想到的不是改变自身,而是将修士们也拖下水。那个时候凡人的数量已经远胜过修士, 修士则因为在拮据的灵气环境中尚未找到更合适的修炼方法而整体实力严重受限。

双方大战了一场,最后凡人们惨败,依然败于没有灵力这一点。他们没有挥出人数的优势, 反而执着于使用法器,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自然是会失败的。

那场让凡人和修士都元气大伤的战争之后,凡人们真正开始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道路, 而修士们也真正开始与凡人们拉开距离,除了将有灵根的孩子从凡人界接到修真界之外,尽量不与凡人界产生交集。

凡人界排除掉灵气后,重头开始寻找适合自己使用的替代能源, 风、水、光、燃料……电。是的, 现在凡人界已经普遍使用了电能。在我看来,那真是相当古怪的场景,古代打扮的人们, 用着电灯, 玩着电脑, 开着电车……

是的,电车,这是最通用的6上交通工具,这里的‘汽车’并不普及。可能还是受到了修真界只以灵气为能源的这种单一模式的影响,凡人们也将所有原料都转成了电能。电池技术相当达,用来取代了灵石之于灵气的作用。

说起来,修真历有多少年,凡人界的历史也应该有多少年,哪怕改朝换代频繁,但总年数却没有短少。三万多年的展,参照我的上辈子,人类早就应该冲出星球、冲出星系,跟外星人交友或者为敌,星际时代蓬勃展等等等等。

但实际上,虽然科技走向有差异,但三万多年下来总的展水平却并没有比我上辈子那几千年的展表现出更高的层次。还是停留在可以冲出星球,但是没法星际旅行,没现其他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更没与外星人建立稳定交流。

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是,凡人界的文化有断层,还不止一次,不止一次凡人界濒临毁灭。

自从传说中那次引起整个星球灵气剧减的大灾变之后,这个世界的大型灾难就以平均一万年一次的频率降临。严寒、酷热、地震、洪水……文明就在这样席卷球的灾难中一次又一次崩溃,连修真界的典籍都难以在那样的灾难中保——我娘找到的残卷就是这么造成的——更别提凡人界了。

也别指望修士们能去保护凡人们。那种生死存亡的时候倒没什么偏见冷漠,怎么说都同根同源,曾有过的冲突矛盾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的磨合也已经成为了传说故事,不值一提。能保护自然是会出手保护的,但问题是,大灾难中修士们自己都难保自身,根本顾不上凡人。

大灾难中,天地灵气异常,凡是有灵根的人都会受到影响,比如雷灵根的招雷劈,冰灵根的被冻成冰坨,火灵根的天天玩**……能活下来的都被虐成大能了——这部分大能是让修真界的文明没有像凡人界那样毁得彻底的最重要依仗——成不了大能的,要么有绝好的运气,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大能,要么就都挂了。

粉艳帽美黛雅的温暖时光

所以说,说是文明连续展了三万多年,其实只能取个零头。尤其是凡人界,就算大灾难之前的文明还残留了一些只言片语可以供今人参考着少走点弯路使重新展的过程少点阻碍,但是,看看我娘参考残卷玩死自己的实例,重现过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难说到底是因此少走了弯路,还是刚好相反。

☆、oo28_洗灵根

无论修真界还是凡人界都很追捧洗灵根这件事。所谓洗灵根就是利用天材地宝加上繁复的方法,最终将无灵根洗成五灵根,五灵根洗成四灵根,直到双灵根洗成单灵根。

哦,还有将一种单灵根洗成另一种更犀利的单灵根,比如说单雷灵根,那简直就是所有剑修的终极追求。

其实如果按照远古典籍,也就是三万年之前再几万年的典籍来看,除了无灵根洗成五灵根之外,其他的都是邪门歪道——之所以将无灵根洗成五灵根这一条去掉,不是说它不邪门歪道,而是在远古时候,在民修真时代,无灵根这种人……不好说绝对没有,但也基本算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那个时候修炼环境太好,修炼度最快的单灵根因为变化最少反而有些被轻视,倒是五灵根,越到后期越是莫测,更具威力。那个时候流行的是反向洗,单灵根洗到五灵根什么的。

不过现在不行了,虽然大家都知道五灵根如果能修炼到化神、大乘期,那肯定威力巨大,不能说绝对碾压同级其他灵根的修士,但是论手段多样、论在恶劣条件下的生存能力,五灵根应该跟单雷灵根剑修不相上下,表现出的路线一至柔一至刚,但都是让人心惊的强大。

可问题是,别说化神期,现在的五灵根能筑基就必须称赞一句很有悟性,能金丹就只能感慨是奇迹,再往上,基本就没五灵根什么事了。

五灵根如此艰难,四三灵根也好不到哪儿去,只有双灵根稍微还能比单灵根多体现一点灵根多样性的变化再过一万年这种优势会不会被彻底抹消,因为哪怕是现在,很多双灵根也在羡慕单灵根的修炼度。

未来潜力?那太遥远了,很多双灵根根本就修炼不到能看见双灵根比单灵根更具优势的境界——我爹那种人物可不是随处能见的。

改变天生的东西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无论损毁还是都要经历一番痛苦。很久很久以前,减少灵根的洗练所需的材料虽然不算太常见但至少每个人都有机会凑齐。当事人主要需要做的就是下定决心走未来变窄的捷径外带承受洗练时的痛苦。现在嘛,材料就不好凑,背靠大树如我哥,到现在也没凑齐一份材料。

是的,我哥一直有心凑洗灵根的材料,但凑材料的目的却主要是和我姐斗气,毕竟我姐单灵根,他双灵根,以现在的价值观来说,听起来就低了一头,我哥肯定不能忍。哪怕已经有爹现身说法,双灵根同样未来无限,但我哥还是对此耿耿于怀。

“其实我至今没想好是不是真要洗。照现在的收集进度,我元婴了八成都还没凑齐,可元婴期往后,单双灵根已经没差了。”我哥说,“不过,材料还是要坚持找的,哪怕我不用,你也可以用啊。哪怕你也不用,我们还可以出售嘛。哪怕觉得出售太亏,还可以用来以物易物,要知道双灵根洗成单灵根的耗材,件件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宝,都有大用的。”

我表示:“你洗不洗随你,我肯定是不会洗的。我还是觉得我这辈子的灵根与我上辈子死前的执念有关,我不能忘本。”

我哥:“‘忘本’是这么用的吗?”

我咬着一颗我亲手种出来的苹果,表示就是这么用的——我喜欢我的木系,种吃的特别好用,就像冰系拿来攻击特别顺手一样,缺一不可。

再比如,单雷灵根,入门考的时候就一把剑挥出了气场,整个人是一大写的闲人勿近。好了,剑修峰欢迎你。

接着比如,我,因为后门敞开,就一直窝在位于剑修峰的家里了。

这种特殊待遇,有好也有不好。

不好的方面很显然,别的弟子在初入门的几年里都有很多小伙伴,这些交情很多会伴随他们一生。这是他们在修真界最初的人脉。即使不那么功利地说,这种在懵懂之中因为有同样处境而自然靠近的交情,也更容易纯粹、交心。

至于好的方面,不按一般流程走的弟子,都是表现出了特殊性的。这些特殊性让他们即使留在主峰度过练气期,也同样会因为与别人的不同而难以交到朋友,甚至反而可能会被排挤,经历不太舒服的事情。与其用忍耐的心态去度过那几年,还不如一开始就进入更适合他们的地方,与他们的同类去相处。

我说过,我喜欢修真界的包容性,虽然它的修为至上有时候显得冷酷残忍,但是有一个明确的指标却又让很多事情变得简单干脆:强就可以了,无论过程如何。

更美妙的是,这种‘强’还跟心性挂钩,完卑劣无耻毫无可赞之处的人根本没有变强的可能,于是‘无论过程如何’的‘无论’又有了牢不可破的底线。

我这个走后门的家伙和那些表现出来极端特殊天赋的天才又不太一样,其实我爹最开始是想把我送到主峰的,就像我的兄姐当年也是在主峰度过的练气期、在主峰浅试了各职业后选定了成为剑修之路。

我并不是个毫无疑问的剑修,并不符合直接在剑修峰从头培养起的标准,让我爹最终打消送我去主峰念头的并不是对我贞操的担心——好吧,我承认,只有我自己这么担心过——而是我的记忆力。

标签: